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> 尊龙凯时中国官网 > 农业频道

农业频道

时间:2024-02-21 17:20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主持人::各位农民朋友们,各位兄弟姐妹们,由我们竟成镇文化中心站,自筹资金,自编,自演,的大型古装武侠电视剧,瓷都剧中演员(女)侠,开拍几个片断,请在场的农民朋友们,在场的同志们,愿意参加的都可以积极报名参加,欢迎大家。

  周元强:周导演,我来报名。你刚才我听说你说这是一个武侠片我现在想在你这个电视剧里,扮演一个角色,这武侠片里肯定有大侠,你看我这体型看我这身手,能演一个大侠的角色吧?

  主持人:因为我们竟成镇的农民朋友报名的特别多,但我也照顾你一个,给你安排一个剧中演员(女)侠的亲近。

  周元强:观众朋友,刚才这位给我重要角色的大导演,就是我们今天相约栏目的主人翁,江西省景德镇市昌江区竟成镇文化中心站的站长,周元强。周导演,刚才你拿着喇叭对大家说,大型武侠巨片,瓷都剧中演员(女)侠已经开拍了,我想问问这瓷都剧中演员(女)侠是你导得第几部电视剧啊。

  主持人:自编,自导,自演的电视剧,我和我们文化站的全体同志,还有我们竟成镇的农民朋友,大家齐心协力搞起来的。

  周导演大名周元强,48岁,江西省景德镇市竞成文化中心站的站长.啥?没听说过?说得也是领导这么个小镇上的普通文化站,实在没有出名的理由,可实话告诉你,这个周导演,在当地可是一个大大的名人.瞧,连到瓷都旅游的游客都认出了他。他靠啥出的名?拍电视剧.13年前,他领导着一群种田的、杀猪的、做木匠的乡里乡亲,拍出了部咱农民自编、自导、自演的电视剧《里村星火》。此后就一发不可收,年年都有新作问世。周元强的大名被媒体传播到祖国的大江南北,大河上下。这不,在最近热卖的电影《自娱自乐》里帅小伙尊龙扮演的导演,可是平天的胡编乱写的,这小子的原形就是咱们乡约今天要拜访的周导演

  主持人:周导演,现在有一部电影,叫做《自娱自乐》正在全国各地热播,我听说这个自娱自乐就是根据你的故事改播的?

  周元强:《自娱自乐》这部电影,它是在2000年,它导演的李行和他的爱人也是制片人陈燕,一批人到我们文化站来过多次,要以我们文化站组织农民拍电视剧这样活动为原形,拍摄一部电影。这部电影我看了,我们文化站里面也全都看了,从总体上讲,他的演员,他是尊龙,李玟,那都是高手演的水平也是很好的,但是它里面也有几方面是我们不大乐意的。

  主持人:我看这电影里,这电影我也看了,其中这尊龙演的农民导演,是为了追求由李玟扮演的那个村姑叫卢花,是为了追求她,才想着去拍这个电视剧的是不是。

  周元强:哪里,它那个是瞎编,它编来编去,它也不知道搞什么。我们是在1992年开始,组织农民拍电视剧,当时我已经37岁了,我小孩都已经有10多岁,而且它纯粹是为了商品化,为了追求它的票房收入,从这方面来搞起来的,这根本不符合我们的实际。

  主持人:我想也就是根据你这个真实的故事进行合理的艺术加工,我想问问乡镇文化站,自己拍摄电视剧,你的真实动机,真实目的是什么。

  周元强:1970年当时我只有15岁,我从小没有父母,15岁开始,下放在竟成镇插队落户。在1972年,在我和农民朋友,农民生产队劳动时,竟然有一位农民发现几张破连环画页,出现几十个农民争抢,当时我很感动,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我就把我存了一年多的30多块钱,买了65本图书,买了几本扑克,几幅象棋,经过当时的工作领导同意,就办起了文化站。1984年向银行贷款的了两万多块钱,添置了录像机,放像机,彩电等当时在农村很少见的活动设备,都买来了,所以书记,农村文化站顿时沸腾起来,文化站从那个时候意气高涨。

  周元强:当时买的是录像机,只有搞了以后,到1990年,文化站又一次向乡里,我们向领导汇报,向银行贷款7000块钱,买一台摄像机,当时乡里领导很支持,就给我们签了担保,所以我们在银行贷款的7000块钱,我们文化站自己存了3000块钱,一共一万块钱,买了一台MC的摄像机。

  主持人:在这儿我想问问你,买录像机,放像机,这个我到理解,文化站就是给大家伙放各种各样的好看的带子,买摄像机干啥用。

  周元强:我们买摄像机,买了以后,特别是我们农民朋友,特别心想,家里结婚的,办喜事的,过生日的,还有我们乡里镇里,大会小会,一些重大活动,我们都可以跟踪报道。

  周元强:我们设内部资料,设了以后给电视台,电视台很好的,在那个时候,摄像机没有普及的时候,我们这个摄像机很好的。

  周元强:当时我在农村里,在下乡的时候,我们在送书农民的家中,有一位老农民,就向我们提出来,他说文化站,知道我们这个竟成村,是个什么地方吗?那是二十年代一大批革命前辈在这里流血牺牲,你比如方志敏等一批革命先辈们在这里开展革命工作,与反动派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,牺牲的烈士有名有姓的,都有几百名,所以能不能文化站为他们做个报道一下,当时我们就想,干脆就以拍电视剧的形式,来拍一部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,当时我们把通告贴出去以后,贴在文化站门口,大家有笑的,也有,参与的人开始很少的,因为什么,我们就靠文化站这样一台破摄像机,文化站又没有钱,人家拍一部影视剧,要几百万,几十万,甚至几千万,你文化站就是几十块钱,几百块钱,资金那么困难,能拍出电视剧来,但是我们凭着我们,我和我们农民朋友那么一股热情。

  周元强:也有胆子大的,我参加,我参加,一直来参加,参加我们就在报名的人员里面就开始自编自导,自演,。

  周元强:对,在我们第一部电视剧拍出来以后,送到农民家放第一次的时候,那种场景不可想像。

  主持人:大爷,64了,我看你这身扮相,好像是电影里,电视剧里反面角色的扮相。

  主持人:我问问你,当时周元强贴出告示来,想着拍电视剧的时候,第一次看到这个告示心里啥反映。

  剧中演员一:他到我们村里,贴那个,都到我们村里来报名,我想我也报个名,我也报名参加。

  主持人::当年周元强帖出告示要拍电视剧,第一次看到这个告示的时候,心里是怎么想的。

  剧中演员(女):开拍的那个时候我不敢拍,我怕,我就是参加收茶,送茶,送水。

  剧中演员(女):不是,就是到后勤,挑胆子送菜,送饭。送水,没有上台,结果后来,就慢慢演,站长你也演一个角色,我说我演什么,你演一个讨饭婆,要饭婆我演,结果我一试,他们有点素质的人都讲我演得好,演得很成功,结果周站长安排我好多,我演过讨饭婆,我演过红军妈妈,我演过地主的太太,我演过妖怪的疯婆剧中演员(女)人。

  镇长:当时我们也不可想像,但是他有股韧劲,因为他是下方知青,当时我们这个文化站从70年代,从无到有,从冷冷清清,到红红火火,我们就看到他这股韧劲,所以我们就在这个各方面支持他,相信他。

  周元强:因为我们敬成里村是个老区,二三十年代,一大批革命前辈,为了缅怀他们的,缅怀前辈,我们就采用了,我们自己的人,拍自己身边的事儿,拍革命历史题材的,这部电视剧拍出来以来。

  周元强:为什么想到拍革命历史题材,而不是想着拍爱情戏,生活戏,这样一些片子。

  主持人:这部电视剧形式比较,它既有过去的历史,又有现在的社会,我们通过回忆的形式,各种方式在银幕上都可以出现的,很有意义,当我们在看到其中一段母女分离的时候,就有开始,大家看到能拍电视剧,在另一个村庄里的,大家一起上去去拍了,附近的,在看到母女分离的一段,母亲跟女儿,母亲要上刑场,很快就要就义了,她对抱在手上的一岁多的小孩讲了,我的好剧中演员女儿别哭,妈妈就要走了,你要听党的话,长大为妈妈,为千千万万的死难烈士报仇,这样讲以后,当时在场的村民,观众也禁不住泪水哭起来了,在现场有当时在我们现场采访的中央电视台的记者,她控制不了自己,也流满脸的泪水,说你们拍得太生动了,确实拍的生动。说你们以这种形式组织农民搞这样的活动是非常有益的,所以我们信心也就更足了。

  主持人:周站长我想问问,你拍了二十多部电视剧,这些电视剧除了革命历史题材的,还有一些什么其他的题材。

  周元强:我们还有现代题材的,现代生活的,比如村民选举的,我们拍了《海血风波》婆媳之间的我们拍了《婆媳情愿》,反映计划生育方面我们拍了《最可爱的人》,反映歼灭的我们拍了《阵地》像此题材的我们拍10部,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拍了11部,另外还拍了两部古装武侠电视剧,一共是23部,第24部是瓷都剧中演员(女)侠。

  主持人:说到拍电视剧,我脑海里首先想到一个词,就是钱,看来你们文化站很有钱。

  周元强:并不是文化站很有钱,这有几个方面,一个是我们的镇党委,镇政府,在他们本身也没有多少钱,在现金资金紧张的情况下,挤出一部分给我们文化站搞活动,这是第一个,第二个文化站里面自己开展以文补文,开展文化创收,比如拍婚礼摄像,生日摄像,我们文化站全部去的,适当收点费,这个钱存起来,第三个渠道就是来自广大的农民群众,来自全国各地的,可以说国外也有,国内外的电视观众,给我们文化站的支持和帮助。这三个渠道。

  周元强:我们每完成一部电视剧,两个小时左右的电视剧,总共资金只要3000-4000块钱。

  主持人:我不信。我真不信。在这儿我问问你,拍这个电视剧,人员劳务你需要花多少钱。

  周元强:我给你算一下,我们的演员,我们本镇的,我们农民演员没有任何报酬的。这是第一个,第二个编剧导演摄像制片是我一个人,那是一分钱不要的,省掉了。第三个,还有的农民朋友,到拍电视剧的时候,自愿向文化站捐一点款,再加上其他各个方面的。

  主持人:我想,我看这个尊农,李文拍的那个自娱自乐的电影,演员要去报名的时候,得按照谁交钱多少,来分配多少,我知道你不给我分配好角色,是因为我没交钱。

  周元强:你问问我们演员哪个交过钱,这是在电影里面,他歪曲了我们,我们根据没有这个回事儿。

  主持人:我看电影里,分三个档次,十块三十,十块,三十,然后交得多的就是一级导演,必须要有正面形象,你这儿是怎么分配这个角色的。

  周元强:我们这儿跟他电影里面所说的完全是两回事,我们是凭着大家,因为这项活动本身就是一项自娱自乐的活动,拍电视剧不是我们的目的,我们是通过拍电视剧这项高层次的文化活动,

  周元强:我们这个跟他电影里面说的,完全是两回事,我们是凭大家,因为这项活动本身就是一项自娱自乐的活动,我在这里还想讲一句,拍电视剧不是我们的目的,我们是通过拍电视剧这项高层次的文化活动,这项先进的文化活动,来把我们的农民朋友吸引过来,组织起来,使农民玩儿的更加开心,更加快乐,使农村群众文化活动更加丰富多彩。这才是我们的目的,

  主持人:那在这儿问问你,第一次拍电视剧的时候,我听说你去找人家姑娘,去演这个剧中演员(女)主角人家还不愿意。有这个说法吗。

  周元强:从来没有,农民拍电视剧,哪里有,没有过的事儿,我们总这样,盘古开天地。

  主持人:你跟我说一说哪个姑娘第一次不好意思上来演。现场有没有来的。没有。

  剧中演员(女)周站长第一次找我拍电视剧的时候,我确实有点害怕。也不太敢演。

  剧中演员(女):报名我是报名了,因为我从小就得英雄人物就很敬仰,后来周站长拍那个《里村星火》刚好里面有一个共员的角色,我就去参加了,因为在我脑里面,我只有在电视里面或者在电影里面,在银屏上看过剧中演员(女)员的形象,然后这个角色叫我来主演,我当时确实很害怕,因为我从来没有参加过表演,也从来没演过电视剧,虽然我们比较爱好文艺,但是这个演电视剧对我来说,还是头一次,所以这么重要的角色,我怕演不好,所以我比较害怕。不太敢演。

  主持人:你也从来没有拍过电视剧,他们也从来没有演过电视剧,那你怎么教他们演。

  周元强:我们是摸着石头过河的。你走一步我算一步,一步一个脚印,比如《里村星火》也好,拍成剧中演员(女)也好,我们都是按照我们预想的,先是写剧本,后面写导演分镜头,我们也是这样的,一步一步,大家演员在一起,也有删淘的,都是经过大家删淘的,这个片断咱们从什么角度上给它拍下来,咱们演员怎么演,这些事情一下演下是说不出。

  周元强:演坏人,开始演坏人,回去,大家都说他是二流子,有些扮二流子,坏蛋的,后来我们一再重申,你演坏蛋不等于你是坏蛋,你是演坏蛋的好人。把这个场面是非常大,《里村》里有一个马成,他是演一个剧中演员一主演,他不会骑马,但偏偏在这个角色中间非要骑马,他爬上去掉下来,爬上去掉下来,掉了七次,头从那边栽下来,爬很高的马,最后还是成功了,他自己也演得很专业,很刻苦。

  周元强:他从来没有骑过,但是他为了拍好这个电视剧,他是扮演那个主演马布英那个原形,他爬了一次又掉下去,最后还是成功了,还有一个剧中演员(女)员,她是演在刑场上,她打着赤脚,在烫的地下,在六月天,七月份。

  周元强:在前面走,被押往刑场,来回有三趟,但是他咬紧牙关,把一个剧中演员(女)员的形象再现出来了。

  周元强:在戏里面,说难把握,也好把握,说好把握,也难,在剧中演员一剧中演员(女)之间一些调节镜头的时候,比如涉及到有关的谈情说爱的镜头,这些处理就不容易那么处理的好,在我们这里,在我们当地,都是你认识我,我认识你的,这些镜头,不过相对也处理的蛮慎重。

  周元强:周站长你刚才说那个话,我没听清楚,一般是在什么情况下,比较难演,是说我们村里演爱情戏的时候比较难演。

  周元强:为什么,我们都是乡里乡亲的,大家得你知道我,我知道你,在现在目前情况下,有点不大好演。

  周元强:难在难在,我们会处理好,会处理好它的结构,不一定往深路下去,只能在浮面上体现出来。看也看得出来。

  主持人:作为导演,面对这种情况,就是村里乡里乡亲,演这种爱情戏,你一般费得心思最多的,费得口舌最多的是哪些方面。

  周元强:费得口舌最多的是,在演得上面,你处理稍微有这些方面,关键是你在调节不好,你还可以在后期制作,再加工,在后期制作上,给他甚至用解说词都可以过去的。在拍电视剧里面,难度大的是意想不到的困难,突然我们有一次,早上我们60多个人在山上,拍一个,在一个山峰,上去以后,晴空万里,突然一个,还好我们带了一些塑料布,特别是一些老人,先是我们保护的对象,再我们摄像机,而在关键的时候,我们看到我们年轻的演员,可以说是表现得很好,大家齐心协力把老人把设备保存好,自己淋的一身透湿的,这时候我们就拍另外一个镜头,水里爬起来的镜头,那就全部吻合了。

  主持人:周站长,刚才我下去采访咱们的群众演员的时候,我发现大家伙演出的热情都非高。接一部电视剧里,主要角色是有限的,如果大家都去争这个主要角色,你怎么办。

  周元强:我们在这个电视剧里面,我们分了三级演员,到目前为止,一级演员是18人,二级演员86名,三级演员有一千多了。

  周元强:要想争当一级演员是很难的,他必须要荣获一届百花奖里面的最佳剧中演员一剧中演员(女)主角,或者是最佳剧中演员一剧中演员(女)配角奖。

  主持人:稍等等,咱们这是竟成镇,是不是,获得百花奖品,最佳剧中演员一剧中演员(女)主角奖,咱们镇上就18个。

  周元强:现在我们就是还有一部《剿匪记》,现在水平都差不多,现在还在紧张的酝酿中,其他电视剧,每一部电视剧,我们过一两年,两三部放在一块,大家投票选举产生,就像我们选举村委会主任一样的,大家选举,谁的票多,谁就当选。

  周元强:这不一定的,有的时候两三年,有的时候拍一部就评一部,那时候就是文化站发个文件似的,读一下就可以了。

  主持人:剧中演员一主角是一个,女主角是一个,剧中演员一配角奖,女配角。但是在电视剧里面他们表现技术,演出都几乎平衡,几乎是大家一致公认的,都是优秀的。

  剧中演员(女):就是我拍这部电视剧的时候,我扮母亲,我用我自己的剧中演员(女)儿,在那个人群中,那个石头路,当时她还没有两岁,她在石头路中,那个匪兵拿着枪对着她,当时她吓得哭起来了,这场戏,好多群众都流眼泪了,刚才那个站长也讲了,那个电视台的主持人:当场也流眼泪了。

  剧中演员(女):我把我自己的感情带到当时的现场去了,当时我哭的很伤心,那场戏,非要那个小孩哭,我要上刑场,小孩抱在手上,不哭了,我就在她上掐一下,她就哭的很伤心,当时很心疼,对于这场戏的时候,不是拍一遍,是要拍两三遍,当时我真的很伤心,因为看到她这么小,在那个石头路上走来走去,而且匪兵拿着枪吓唬她,快走,冲着我们,我当时又带着铁链子,她也不知道是怎么,我妈妈怎么得,当时她什么也不知道,就吓哭了。

  剧中演员(女):拍那场母剧中演员(女)分离,必须要有小孩,谁愿意拿自己的小孩,那么小,在当时的剧情中,哭,谁舍得,当时我就提出用自己的小孩。

  主持人:得一个百花奖是真的不容易,如果你觉得得不到百花奖,你觉得你这种付出和努力值得吗。

  剧中演员(女):值得,因为我觉得我会把这场戏演的真实,虽然如果没有评上百花奖我也感到我是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

  主持人:周站长,刚才我是见识了你竟成镇的强大的演员阵容,在这儿我想问问你,你是用什么设备拍的。就是这个设备。

  周元强:这是今年五月一日,市委副书记张中兴,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陈长更,还有市文化局广播电视局,出版局,景德镇电视台,景德镇新华书店,还有我们区里,镇里领导,他们到我们文化站看望我们,为我们送来这台价值一万七千块钱的摄像机,还送了5000块钱,还有7000块钱的图书,来送给我们,这是亲切的关怀,巨大的鼓舞,使我和我们文化站全体演员振奋了精神。

  主持人:真是振奋人心,用上这新的东西,新的武器之后,你感觉这拍摄跟过去相比,有不一样的地方吗。

  主持人:我在这儿想问问你,你电视剧,所有的电视剧,现在的电视剧,都是用这一代二代三代这一部机器拍摄出来的。

  周元强:这属于第五代了,还有没带来的,第一代,第二代,我们报废的摄像机有七八台了,这段时间这是最后一台的。

  主持人:那就是用这样的摄像机,一万多块钱,我看看我们那摄像机得好几十万,你这个摄像机也能做出在树上飞来飞去。

  周元强:那可以,我们还有一台数码摄像机,我们拍武打片,那个飞天看起来很难,实际上很容易的,我们有我们的特色,不跟专业的相同,他有掉着绳子,我们就在一米多高的位置,在不同的场地下,多往下跳几次,然后组合好以后,给他倒放反放,就飞上去了。

  主持人:我想问问你,我看你这个电视剧里,尤其这个还乡团团长,还有咱们英勇革命战士,用这个抢,打枪的时候,啪啪,抢里直闪着火。

  周元强:那个是枪口,枪是假的,没有真枪,拍电影,专业的也不是真枪,我们也买不到,我们就用我们的土办法,在枪里面放鞭炮,其他动作都做好,固定在那里,把鞭炮放进去,再点燃,一啪,火就点燃。

  主持人:周站长,你说说这枪能不能给我们拿来见识见识。这个就是咱们的手枪。啪的一枪,鞭炮塞进去,把它点着,然后镜头怎么拍,镜头对着它,快要炸的时候拍。不许动。我知道敌人是怎么死的,是让鞭炮震死的,知道枪是怎么回事,我看这镜头里还有刀剑穿身,一下子捅进去,怎么做的。

  周元强:这个,我们把刀锯成三截,中间不要,两头头上绑在肚子前面,尾部绑在后面,一把刀这么长,中间不要了,前面绑在肚子,这在前面,这里两只手,后面两个轧紧,前面两只手用塑料,包些涂料,按着涂料,手上有血,就装死了。学得挺像的。

  主持人:我看你电视剧里,给我印象非常深的,是中间电视剧的配乐,情绪的感觉配的非常恰如其分,这也是你配的吗,这音乐都是怎么找的。

  周元强:音乐绝大部分都是我们文化站,电视剧剧团,业余影视剧团,剧团下面专门有一个乐队,也业余的,不管他怎么配,配好的,觉得可以了就用,包括我们的演员自己也会唱。

  主持人:我看看你电视剧里经常会滚一些字幕,这些字幕你非常电视台那些字幕机,有吗。

  主持人:我们知道,在《缅怀》里呢,当时有这么一场戏,就是那敌人把那枪口对准着我们红军,敌人把枪口对准我们的红军,站着一排,结果一个一个红军都倒下了,最后剩下了剧中演员(女)主角,站在这里,面对着敌人的枪口,就是头可断,血可流,说了这样慷慨激昂的一番话,然后说把帽子给我,要戴上帽子。我看了之后我就想,琢磨,周导演在设计这场戏的时候,为什么让我们的红军要把帽子戴上呢,这个细节你怎么想。

  周元强:因为,她在临终之前,她保持自己始终是一个红军战士,从这个角度上来考虑的。

  主持人:这儿还有一个细节,最后节目快要结束的时候,大快人心,匪团长被抓住了,抓住了,跪在地上,要执行枪决,两个手是这样,吓得之颤抖。我就想问你,这个跪在地上匪团长的手在颤抖,是他自发演的,还是你要求的。

  周元强:我们要求的,为什么。因为敌人都是纸老虎,在这个时候他们并不可怕,平时他们看起来很凶,残害多少百姓,但在剧情中,红军来了以后,全部一个一个得到应有的下场,全部击毙了。

  主持人:也就是节目当中每一个细小的细节你都考虑到了。在这儿我还有一个问题我不明白,当时你在拍电视剧的时候,敌人在拷问,拷的时候在用烧红的烙体,当时这个烙体拷在你身上的时候,印出一个血印子。

  周元强:在她背后绑着木头,拍正面的时候,背面绑着木头,一下压到后面去,木头打湿了水,观众看不出来的,再掉过来拍背后的时候,她把一件衣服放在木板上罩起来,放下去,里面放水,拍特写,这么一混合,一总结,搞的大家西里糊涂。

  主持人:在这里,我还有一个小小意见,我看当年,在缅怀里,咱们英勇的红军战士,剧中演员(女)红军战士,两个敌人架着她然后她双手一挥,然后敌人就倒下来。

  主持人:这个我觉得在正规的电影里,可能不会有,但是在这个电视上,我就感觉到,看上去不那么真实,你注意到了吗。

  周元强:那是一种体现我们红军战士的伟大,敌人怕死,在她英雄的形象下面,所吓倒了,往后倒了。

  主持人:你感觉就是这种夸张,就是大家乡亲们可以接受的,还是持续运用的手段还是希望在以后改进。

  主持人:我看这位老大娘,看着去打那个匪团长的时候,非常投入,昨天在拍戏的时候,喊停,都不停,手机响都没有停,怎么那么投入。

  剧中演员(女):因为这个,因为我这个演戏,我是个角色,我出来必须晓得我的动作,我的形象。

  剧中演员(女):心里想,我打土匪,哪怕是我的好朋友,我们是亲人是朋友,我都当他是真正的敌人。

  剧中演员(女):讲起来不好听,我这只耳朵可能是我失灵,这只耳朵听不见。我不是故意的。

  主持人:你是咱们区的宣传部长,在你的管辖范围之内,出了周站长这样一个人,你是不是很开心的。

  区宣传部长:周元强,昌江区区竟成镇文化站,在江西省,乡镇文化站已经成为了,已经形成了一个叫周元强现象,也就是说周元强这种现象之所以会出现,敬成文化站之所以会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,从弱到强,他就坚持了三个代表,重要思想,关于在生产文化领域里面,不断满足广大农民群众的需求,不断坚持三个贴近,也就是贴近群众,贴近基层,贴近生活,这就是敬成文化站他的生命力所在。

  主持人:在这儿我想问问你,为什么其他文化站的没有拍电视剧,而你的竟成镇的文化站能拍出电视剧呢。

  部长:这个竟成镇文化站现象的出现,它既是偶然又是必然,我说是偶然是因为周元抢本人他受过一定的文化的熏陶,另外他对电视这种文艺样式,他比较偏爱,比较执着,这是偶然。这个农民拍电视剧,他不在乎他的思想性和艺术性多民拍电视剧,他不在乎这个思想性,艺术性有多强,他的收视率也多高,关键是他以一种农民,所喜闻乐见的形势,来把农民的积极性,把农民的注意力,把他调动起来,使农民自觉参与进入,从而达到农民也农民,农民教育农民的效果。

  剧中演员(女):在我们身边人也能力自己拍摄电视剧,以前都是看一些明星大腕演,现在看到老百姓自己演电视,觉得特别高兴,然后就是这样的形式,我自己也主动报名。

  剧中演员(女):我觉得拍得特别好。非常的有一些地方也很好,虽然我们没有一些设备,专业的。

  主持人:周站长,你是3000块钱的拍一集电视剧,那么根据你的事迹改编的电影自娱自乐,我听说花了将近三千万,也就是你花一块钱人家就花一万块钱,你有没有想过通过你的电视剧去赚钱。

  周元强:赚钱我们从来没有想到过,因为我们文化站本身就是丰富群众活动,当然有这种情况下,有更多的人帮助我们,或者有更多的资金来支持我们,用这个资金来拍影视剧更好。

  周元强:目前拍电视剧,有人支持我们一部分,我们自己筹一部分,全国各地的帮助我们。

  主持人:差不多也够了,但是说要赚钱就谈不上。主持人主周元强,人家拍电视剧拍电影是赚钱,那你拍电视剧赚啥。

  主持人:人们需要承载先进文化的快乐,土导演周元强来了,13年来他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完成了文化站的使命,了解他不容易的同时,我也感受到了他创造了快乐,和属于他自己的快乐,周站长在节目的最后,我想给你出上一个主意,我觉得咱们景德镇是一个很好瓷都,又是旅游城市,以后应该让这些游客们参与到你们的电视剧拍摄里面来,这样既能带动旅游,又能够更多卖你的光盘,你说怎么样。

  主周元强:真的好,就冲我这个主意,你说啥,今天也得让我在你这个电视剧你当一个角色。

  主持人:今天我们在这里拍摄一部《瓷都女侠》中的一个片断,这个片断是由女侠姐妹俩带领窑工向封建社会开火,准备3 2 1。

  剧中演员(女):乡亲们,药工们,快站起来吧,我们都是兄弟姐妹,虽然同宾走了,但是有千千万万的同宾站起来,我们要振作,团结起来。

  主周元强:好,观众朋友们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,咱们下周同一时间再见,再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