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> 尊龙 人生就是博!登录 > 高考志愿寻宝录

高考志愿寻宝录

时间:2024-02-27 09:49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大学毕业十几年后,印象最深的还是高考报志愿的惊险。不少家长认可:不是一考定终身,而是志愿定终身,于是想用有限的分数进最好的宝藏学校。其实,毕业很多年后才知道,报志愿寻的是大学生活和日后人生的宝藏。

  我东北远房侄子高考分数出来没几天,他家已经为报志愿“分裂”了。侄子考了不该凡尔赛但有点难办的598分——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。考了560分、520分、480分段位的同学都有类似的选择难题。

  他爸说:你咋地都得给我赌一把“中坚12强”,不然净亏30分儿。他爸从网上看了一张图,把全国198所热门大学分成了从“顶流牛校”“中坚12强”“金刚20”再到“省内诸侯”等8个梯队。“中坚12强”以武汉大学、东南大学、南开大学为首,后面几所分数在600上下波动。再往下走就是570分那一档了。

  他妈说:别听你爸的,你这分数报前20强最多压线的学校都去不了,只能复读,你爸给你做一年饭的啊?

  总结起来,他爸想的是在亲戚朋友前的面子,他妈想的是高三陪读的不易。都没毛病,只有大侄子想的是自己的人生。专业就是人生。

  但他想报金融却是我最纳闷的地方。我研究生毕业后一直做金融,打心里不想让他报金融,因为报志愿要考虑4到7年后的产业发展趋势,金融业的峰值已经过去了,脱虚向实是国家的大方针。

  再者,报志愿要考虑未来职业的行业特点,要选存量有空间、增量有创新的地方。金融业的特点是持牌经营、创新有限、头部独大、从业人员职业生命周期长。

  我能在我的位子上再干20年,并且越老越值钱,退休了继续干,巴菲特90岁了还在干。一个萝卜一个坑,行业存量不可能成倍扩大,哪有那么多位子给日后20年毕业的人?等侄子再过4年毕业的时候,工作会很难找。

  但我不好直说,侄子他爸看我在大上海金融城进出高楼大厦表面风光,必说我是结结实实的凡尔赛。我只能迂回地做他们的思想工作。好在我这些年听了不少高考报志愿寻到宝的故事。

  我说:大嫂,你别生气,我和你的意见有点小分歧,我不把它叫“赌”,叫做“博”的技巧。

  我问大侄子:理科565分能上清华,你信吗?我一个大哥是全国卷高分重镇江苏来的,他在1999年考了588分去了人大。他说那一年清华在江苏的投档线分上了清华的大哥得乐一辈子。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报志愿最大的捡漏宝藏。

  但是,大侄子,你博的时候得冷静,我说,天上的馅饼不是总掉。出现这种极端情况的原因是1999年尚是分数出来前就要报志愿,不像现在出了分数才报志愿。不出分数的情况下,靠估计的分数蒙志愿,导致热门院校分数波动大,“大小年”现象普遍存在。

  去年分数很高的,今年敢报的人少,分数可能出奇地低,成了小年;去年分数较低的,今年报的人多,反而成了大年互相踩踏。清华1998年的分数高得离谱,1999年就“20cm跌停”。(注:在A股市场中,“20厘米”是指股票价格下跌20%的限制,也称为“跌停板”)

  当年我报志愿找了过去三年的纸质报考指南翻到烂,就在找历史五年里的大小年。后来我才知道,这种技巧和股市看K线涨跌形态是一样的,从此走上把投资当投机的不归路。

  经济学告诉我们,捡漏的必要非充分条件是存在信息不对称。在以前的信息不完全条件下决策,有些人多一分跳上龙门,有些人差一分遗憾终身。大侄子充满崇拜地想继续听我讲经济学。我不敢展开讲更多报志愿和金融的相似之处,怕更加激发他想报金融的兴趣,赶紧转换话题。

  我说:现在大数据时代的信息非常充分,大捡漏的机会没有了,你可以更加认真研究数据,搏一搏小波动。某互联网大厂出了AI报志愿助手要卖99块钱。

  我研究了半天此AI,发现和我的分析方法基本一样,就是把过去年份每个学校的录取分数线对应的排名列出来,再对照自己的排名选学校。分数不要看了,排名更准。我的方法出来的结果和这AI基本一样,我替我大侄子他爸免割了99块钱的韭菜。

  AI把志愿也分成了可冲击、较稳妥和可保底三个大档次。我明确支持有能力的去冲一下。因为本科学校的好坏很重要,它是人的第二张出生证。以我为例,金子招牌一直用到我家娃竞争上岗幼儿园的时候填父母简历。为了后代的幼儿园,好男儿要志在四方,二本博一本,一本博个985!

  我跟侄子说:在不存在大捡漏的情况下,你只能观察小波动的可能。那些前一年分数不高的学校,如果和598分相差不多,你得小心,别想着踩线跳龙门,得防着它今年冲高把你给耍了。如果你对专业没有特殊偏好,你就去搏学校。

  我又跟侄子说:客观评估一下你的极限到了没有,如果你觉得复读能涨50分冲击“F4”,我支持你复读。我大学里的班长就是复读了一年来的,他笃定要考名牌,复读的勤奋一直保留到他开始一遍遍复读俞敏洪的红宝书——在绝望中寻找希望,人生终将辉煌。别管你妈做不做饭,叔给你叫外卖的钱,F4是能用一辈子的金饭碗。

  侄子他爸说,你这“F4”的说法我在抖音上没看到啊,小S最近被黄子佼整得老惨了。我说你一边凉快去,“F4”不是你追我嫂子时看的流星花园,是清北复交。

  其实,我知道他们一家三口都知道涨不了50分,做思想工作不都得这么迂回着以进为退、以退为进着做么?

  想当年我以本校高中高考第一名的大赢家身份高调进入大学,还没入学就有多位女同学准备好给我写信了。没想到大学第一天晚上和室友们卧谈,谈完就落下了病根。因为和我脚对脚的同学分数高我30分;脚斜对着我从浙江来的同学,比我高70分。

  大学美梦自第一晚就破灭。病根是我开始做梦,做我又在准备高考的梦,复习、刷题、复习、刷题、复习、刷题,一直循环做不完。梦里分不清现实和梦境,恐怖至极。这个毛病直到我工作很久后还有,第二天有事情紧张的时候,晚上就得准备高考。到35岁后这个毛病突然消失了。这让我明白了招聘广告只招35岁以下的含义不是年龄歧视,而是不想招聘老油条。

  我从小到大,从不做老油条。从小镇做题家奋斗到大县城第一名,初一的时候只能排到县中学的二十名,初三升高中考到第三名,高中考大学考到县里第一名。到了大学却是班里正数第50名倒数第10名。思想难以接受,大学第一个学期的心理压力非常大。老师为了给我们下马威,期中考试最重要的专业基础课没几个人及格,哀嚎一片,连高中女同学的信都没一点心思回了。

  第一学期期末考试完,我整个寒假都在做梦继续高考。快开学的时候,网上查出来成绩还是挂了一门课。等到第二学期开学,我一打听,呵呵,我能排到倒数第20了,这个感觉真是太美好了。于是我继续在梦里高考、在现实里奋斗,到大二下学期拿到了第一次三等奖学金,到大三能轻松保持在前30%。

  我不知道当时浙江同学的父母有没有觉得亏。浙江同学也做金融,同学吃饭,他调侃我金主,我调侃他首席,一个买方一个卖方,都没什么区别。因为大家从业时间越长,越深刻体会到金融的本质是中介,陆家嘴金融民工的尽头是拉皮条,买方比卖方离那个尽头稍微远一丢丢而已。

  所以,报志愿没有什么亏不亏,以后的人生更重要。我对大侄子他爸说:用高分进心仪的学校和专业,是人生难得的任性,喜欢就干了。最重要是心态要平。进了大学后高分不努力,不是亏的问题,而是要不如人的问题!

  现在选专业还有个误区是把就业型大学和研究型大学分开来看:咱们读大学就是为了就业,不同于人家将来读硕博的高级人才要做科学家。这是最大的功利主义。

  家长朋友们去单位问问领导,领导对下属的要求是不是同样是有好奇心和动能、有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。哪怕给领导端茶送水,需要的也是这两个基础能力。还要考虑将来AI的严峻竞争,AI能干90%的工作,大学到底学什么?

  所以,选专业得选学风好的大学、能学到东西的专业、不自认末流的集体。哪些是水专业我没多说,怕得罪人。

  我说,大哥大嫂,你们两口子别闹矛盾,凡事讲缘分。判断专业的好坏很难,看命运和缘分。

  我虽然预测不了以后哪个专业好,但我有个规律可以参考:行业发展有周期变化,现在好的和热的,将来4、5年大概率不好。比如说2003年前后的国际贸易专业。我一个好朋友报志愿的时候在学校里闲逛,碰到交大的招生老师,她就报了交大的国际贸易专业。

  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,中国用5、6年的时间就变成了世界工厂,那时候创业做外贸绝对好极了,我们公司募资碰到的很多高净值人士好多都是当时抓住外贸红利的70后,他们现在很多依然享受稳稳当当的外贸订单红利。但是2003年前后去读国际贸易就不好了,毕业的时候出口顶峰将至,一年后,2008年金融危机在前面等着。金融危机的时候搞金融太惨了。

  我说这个故事,还是不想让大侄子报金融专业。为了迂回隐藏我的真实目的,我又举了另外一个例子。

  我公司研究部老总的高中同学高考数学完全考砸了,总分只考了450,他也是出分数前报志愿。因为数学不好,他只能学医,估分太低了,无奈报了某还不错学校的兽医专业!结果兽医这个学校也没上去,落到了一家三本医学院。读三本期间他发愤图强,考上了上海医科大学的博士,后来去了美国留学,现在是中年人都需要找的肿瘤科大主任。

  大侄子他爸和他妈听了格格大笑。看来我的思想工作成功地把他两口子的心结解开了,估计我这大侄子也不会再报金融了,报个医生多好。我乐呵呵地问:大侄子,你叔说了这么多,你咋想的?

  大侄子拿着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“叮”一声刚收到的微信消息,露出跳到足球场被保安抬出去时少年脸上的诡异笑容说:叔,我想好了,咱就报财大的金融。

  我差点气得背过气去,敢情我说这么多都白说了!我懒得问要报哪家的财大,只逼问他为啥报金融?

  我强忍悲愤,劝也要背过气去的大哥大嫂说:年轻人让他去吧,这样的年轻人比违心考公考编给父母交差的好。志愿,毕竟是自己的志愿!